1. 首页
  2. 新媒体营销

一个98年出生的新媒体人的故事。

他叫张一一,今年大二,如果不是两年前的一次遭遇,估计大学里的他,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读书、考研、工作,成绩突出的话,或许还能留在一座大都市里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

但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致使这名少年一遛弯地拐上了一条做自媒体的道路,他自己也没能想象得到,这一做,竟然做了这么久。

一个98年出生的新媒体人的故事。

1

两年前的张一一刚刚步入大学,军训、晒黑、加女孩微信、整天和几名要好的朋友扛着一箱啤酒坐在学校的废墟天台上胡乱吹牛。

有人说毕业以后要去国企上班,工作最好不要那么忙,能混过去就混过去,下班后溜达去住处附近的清吧喝上一大杯啤酒,晚上回家打打游戏,一天就这么过去。

有人说是男人就要干大事,不要老想着混日子,要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里参加各种社团活动,竞选各种职位,最好把能考的证书给考了,有多优秀就成为有多优秀的人。

张一一的想法比较单一,高二的时候梦想是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但在眼视力那关中,800度的散光加近视让他自己都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本想去北京上学,那是他高三时最为强烈的愿望,不幸的是,差4分的他最后去了别的城市。

但十分幸运的是,在高中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看书,特别是余华的《活着》、张炜的《古船》、迟子建的《群山之巅》,这些书深深地影响着后来的他。

那天学校的天气很热,几个毛头小子把鞋脱了,赤着脚翻进了学校人工湖的中心处,在太阳即将要落山时,他们边笑边解开了皮带,趁着月色来临之时,向湖中心的边缘处洒出了三处水花。

2

很快,军训结束了,期间大家都埋头于训练中,挺胸、走正步……张一一厌烦了这些循规蹈矩的生活,在教官限制活动的时候,张一一的大脑永远在天马行空着。

因为他两月前注册了一个公众号,自知无法考取警校的那天起,他就开始喜欢上了写东西,他看了大量的作品,除了来来去去几个作家外,他觉得那些所谓的畅销书都是在圈钱。

张一一想写,自小他就有很多新颖的点子,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对社会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法,用他的话来讲,不写出来实在憋屈。

只是那时候还是挺快乐的,白天顶着太阳踢正步,傍晚和几个朋友在食堂里狼吞虎咽,夜晚伴随着键盘的敲击声缓缓入睡。

也不用管阅读量好不好,点赞数留言量转发量有多少,也就100个粉丝,有人看就行了。

偶尔写得犀利点,把某些人全身上下骂了一遍,阅读量翻了好几翻,就开心得要命。

3

一眨眼就开学了。

所有人都一股脑地冲向了“竞选”这一个词。

班长、学生会、社团……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得选个管事的出来,看着打着发胶衣着亮丽的学长在学妹身边侃侃而谈,这让张一一产生了一点点厌恶。

他打算成为最牛逼的头头去治理一下这些“正人君子”,因为在他的脑海里,学长的眼神不应该流露出一种邪魅。

“优秀的标准只有钱和权。”

在朋友圈里发了这一段话后,张一一走向了竞选舞台,下面稀稀拉拉地坐着几名老师,其他全是来竞选的学生。

主持人走上来告诉他演讲只能控制在三分钟,张一一疑惑地看向她,没有这个通知呀?

但台下的老师对张一一提出的疑问并不买账,他们都异口同声说这是很早之前的规定了,虽然没有明文通知。

张一一脸一黑,他准备的演讲是10分钟的。

望着其他竞选的选手上去后,大家不仅能把3分钟的官方宣言流利地背诵出来,还能博得老师们一阵又一阵的喝彩声。

看得出来,大家喜欢这些东西。

张一一落选了,被朋友寄予厚望的他,一个人在学校的废墟天台上发着呆。

他不断地反问自己,你到底为什么就不能按着老师的胃口讲点他们喜欢的东西呢?

其实那时候他并不懂“对胃口”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在某些特定位置的人必须要拥有相对应的能力。

而不是口若悬河,大谈特谈。

4

这个城市的夏天很热,也很短暂,不一会冷风就刮了起来。

和以往一样,张一一抱着一叠书坐在教室里的头排。

但那天不一样的是,平时只有他一个人的头排多坐了一个人。

那次课后,张一一和几个朋友走出校园门口时,他们不断回头地看向路过的女生。

雄性荷尔蒙第一次在这群男孩里爆发出强劲的生命力,他只想认识那个在课堂上只有一面之缘的她。

而他的朋友们,也在一次又一次地起哄着,怂恿着张一一迈出那关键的一步。

不知道是哪个大学教授说过:“迷茫你就多读书、迷茫你就多运动、迷茫你就去恋爱,十七八岁的年纪怎可窝在宿舍里昏天暗地……”

张一一可不迷茫,只是来得突然的是,在他以为自己的感情能在大学里一番风顺时,对方给他的脑子狠狠地敲了一棍。

他们一起去景区游玩,一起站在山顶上对着远处的居民区指点江山,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大学的生活也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漫山的红枫叶在他看来,那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水彩画,一起牵着小手,偶尔扭头回看那一幅红润的脸颊,谁能想到的是,这样如梦般的剧情最后草草收尾。

女孩告诉他,有男朋友了。

17年的夏天,流行着一首叫《漂洋过海来看你》你的歌曲,不管走到哪,哪都能听见。

只是讽刺的是,张一一再次路过那家播放着该歌的理发店,他花了十块钱,让店员换了一首歌。

那首歌叫《我们不一样》。

5

2017年年末,彼时的张一一决定开始认真写文,他觉得才华这样的东西口说无凭,而公众号是最好的宣泄口,不管多少人看,只要“群发”按钮点下的那一刻,一天的生活才算得上完美。

他找来了四个朋友,说好以后一起大干一番,尽管所有人都心知公众号红利期早已过去,但大家内心坚信的是,虽然生不逢时,但好的内容终究不会过去。

信誓旦旦,命运的拐角之门也由此打开。

但做出一个日更的公众号又谈何容易呢?

他们每天都聚在一起商讨选题,定下之后每个人都需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自己的任务。

遭遇恋爱失败的张一一在那之前从来就没有给朋友拨过超过两小时的电话,那天他坐在废墟天台上望向空荡荡的操场,这时候同病相怜最能将心比心,朋友也恰巧失恋。

是自己不够好吗?还是自己做错了?又或者是从一开始对方就没有喜欢自己?

那次电话后张一一再也没有这样怀疑过自己,在他眼里,唯一要做的就是活得更好一点,写出更好的文章。

“别管阅读量,先把日更这件事做起来先,唐家三少一天10000字都没说累的,我们这又算什么呢?”

但团队的运营往往比单打独斗时处理的问题还要多,确实,也没有谁对待文字的态度能像他那样如此执着,执着到仅仅是文字排版出现瑕疵就会在群里破口大骂。

终于,四人小队只剩两人。

一个是张一一,另一个叫“最佳损友”。

那也是张一一第一次在悲伤中夹在着愤怒用拳头一拳砸向了键盘。

“离开”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好听的词汇,特别是当我们把一件事当成是事业去做的时候。

面对着其他两位朋友的离去,一向看起来外向的张一一很少说话了,他在怀疑、在质问、在迷茫、在彷徨着。

那个和他在废墟天台上打电话的朋友再次找到了他,她说:要不我们一起做吧。

带着哭腔的张一一,趁着太阳悄悄落山的时候,一个人在上面喝了一箱啤酒,这样的孤独感,在他日后长达两年的自媒体生涯里不断的向他袭来,只是两年后的他学会处理这样的情绪罢了。

哦对了,张一一团队里的第三名成员,叫山肉。

6

2018年的钟声敲响了,张一一所在的城市也飘起了雪花,那是这个外省人第一次看雪。

他很开心,站在宿舍的窗台上,他一遍又一遍地伸手去抓那从天上掉下来的雪花。

“这是天使的眼泪吧”,张一一内心悄悄地开心着。

除了下雪这件事令人兴奋外,张一一还有另一件事他开心着。

那天他举着二维码在学校的食堂里送牛奶,谁关注他的公众号谁就能免费获得杯牛奶。

他很紧张,来来往往许多面熟的同学,这并不丢脸,但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难免紧张。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半小时后,他送出了150杯牛奶,他累极了,但看着后台不断上升的粉丝量,还是十分开心,距离那个2018年春节到来前实现1000粉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在即将回宿舍的路上,张一一站在窗口前给老板付了500块的牛奶钱。

九点半了,距离推送最多还有两小时。

张一一坐在地上打开电脑,点开小损友的文章进行了简单的排版。

那一天,他第一次体会到生活的累到底是怎么样的。

是有冷眼的、有唏嘘的、有无奈的……

时间一晃就两月过去,张一一试过给读者写明信片、发过节日短信,也送过抽奖礼物,互联网能用上的技巧他都用上了。

玩得最大的一次,是张一一花了将近4000块钱给读者送了100杯星巴克咖啡。

那天忙完后,他和小损友两个人蹲坐在一家高校的门口喘着气。

记得天气很热,汗水浸透衬衫。

7

2018年的春节悄悄走过。

与往年不一样的是,年二十八那晚,吃完团圆饭后,所有兄弟都在楼下等张一一。

因为酒精的作用,张一一的手臂通红,随着一杯清酒和白酒混合的液体下肚,张一一扶着兄弟的肩膀告诉大家等一会再喝。

他两眼布满血丝的盯着电脑屏幕,排版、改字、复合……一溜湾地操作过后他点下了群发按钮,然后扭头对着楼下的兄弟说我来了。

南方的春节很是热闹,张一一和兄弟们压马路、吃雪糕、唱K包夜好不快活,只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了看手表,他又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粉丝2500,超额完成了年前立下的小目标。

也是由于过年,发了一篇和年轻人在过年时感受相关的文章被网友疯传了起来,平时300的阅读,那天破天荒的翻了十倍,张一一说那天简直开心的要跳了起来。

8

随着时间的推进,原创文章越来越多,团队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张一一不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

丛容适合情感、阿梦适合时评、损友适合年轻、山肉退居二线担当起每日审稿的任务。

2018年3月迎来了第一次巅峰期,本是在屏幕上才能见到的牛人出现在张一一的微信里。

4月被一家公司邀约合作。

文章不断被人转载,粉丝也不断的增加,最好的时候平均阅读量上到了600,前景一片光明。

也正是这个不平常的2018,张一一文风一变,越变越犀利。

他开始写下一些不被容许存在的文字。

因为真实,张一一好几篇文章被网友骂上了祖坟,第一次接受网络暴力最后害怕得不得不断网关手机,顺便把留言功能也给取消了。

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恐惧,他把社交网络上的个人信息全部换成虚拟的,如果不是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你永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可能在微博里叫张二二,在B站里叫三三,在今日头条里叫四四。

但越被打压人也就越勇敢。

汤兰兰、张扣扣、莫焕晶……有争议的人物一一被他摆到台面上来反复论证,求的不是曝光,而是自己要写东西必须是有价值的、能给人带来思考的。

9

其实张一一这一年过得并不开心。

他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抑郁症,因为除了文字以外,他还答应过大家,年末一定要一起见上一面。

彼时,哲哲、秋刹、肘子、怼怼他们都来了,从最初的3个人到如今的15个人,张一一肩负的责任也越来越大。

从只简单关注阅读到关心团队里的每个人,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从PS到AI,每一次逼自己完成一次学习,目的都是为了能更好的做出不一样的推送。

这一年他常常听那些牛逼的大咖演讲,如何做公众号、如何全媒体运营、又如何慢慢地把一个小团队用公司的模式运营起来……

在本该安分的大学里读书学习上课睡觉玩耍的大学校园里,张一一混成了一个地道的“小商人”。

张口就来的TO B 到 TO C,不管是谁都能给甲方画上一饼,那些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深度合作话语也被他一一刻印在脑海里。

但他鄙视这样的行为,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他就赚不了钱,他赚不了钱,团队也就赚不了钱。

在理想和现实的不断博弈下,在一次次迷茫时的倔强后,张一一终于找到了生活的平衡点。

只是偶尔,想想纯粹的梦想,就是有点难受罢了,因为他还要实现更多东西,单单讲梦想,太不负责任了。

难得取舍,甚是艰难。

10

2019年3月,张一一站在摩天楼上的玻璃窗往下望,他喜欢这个城市,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这里的饮食。

他和大多新媒体人一样,每天都会花时间盯着公众号、今日头条、知乎、微博,那些跳动的数字决定着他一天的心情。

只是,他再也不会为此而难过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

“波谷要坚持、波峰要清醒”

他也给自己的未来画下了一个更大的目标,在文字都能卷入是非的时代中,他更相信“时间更能检验文字的价值”。

新媒体下的时代,无数人卷了进来,这片荒土被迅速开垦了起来,只是许多人走着走着就走丢了。

这条看似简单的道路,每天都造就着千万神话,但也酿造着无数惨剧。

是是非非,看的也只不过是到底谁能坚持下去。

就像日更一样,多少人写着写着就放弃了。

2019年3月,张一一引来了自己新媒体道路的第二年。

回想起两年前不成熟的自己,在收到腾讯邀请开通原创的那一刻,那时候他还高三,但他觉得比考了90分还要高兴。

两年,一眨眼,等待他的,还有下一个两年。

张一一说:“拭目以待吧”。

一个98年出生的新媒体人的故事。

-END-

作者:一先生
审核/编辑:秋刹、山肉

一个98年出生的新媒体人的故事。

关注我们
就当是简单聊聊吧

分享人:歪歪歪歪歪歪。此原创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供大家分享学习:https://www.baoliyingxiao.com/xinmeiti/24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