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媒体营销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本文共3221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观众有一千个理由吐槽春晚,但新媒体却没有半点资格diss春晚。
原因就一个:还不配!

新媒体可以分流春晚,但diss对方,则要有能够取代对方的底气。
春晚的分流者,大有人在。
春晚的取代者,恕我直言,不仅没有长大,还没有出生,甚至连受精卵都还没有。

除夕那一天,你可以让一个节目有一亿流量,但这不等于有数千万家庭守着四小时一起看。要做到上百万家庭在除夕一起围观同一个节目,除了地方电视台春晚曾经偶尔为之,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新媒体可以做到。
极端地说,除夕那一天,且不说让几亿人对某个节目好评如潮,就是做到让几亿人边看节目边骂娘,目前也只有春晚可以做到。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新旧媒体之争,本质上是优劣媒体之争。从历史长河看,没有什么新媒体,只有优媒体。活得久的叫优媒体,活不长的叫新媒体。活不长有两个含义:还没有活那么久,已经活不下去了。
什么才算优媒体?媒体有三大功能:传播信息、制造偶像、创设空间。能够在这三大领域里具有竞争力的就是优媒体。所以,我观察新旧媒体的竞争就三个维度:信息、偶像与空间。

01
信息

这十几年,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最惨烈的战争就发生在信息领域。
最开头是新媒体不能生产信息,就简单粗暴地直接复制粘贴传统媒体,传统媒体就大骂新媒体是小偷与强盗。
后来新媒体就用各种合作方式连哄带骗地求传统媒体入驻新媒体,传统媒体半推半就地进驻了。
再后来,传统媒体倒过来开始求新媒体帮助推荐自己的账号。
再再后来,传统媒体开始恍然大悟,提出融媒体……

这一路走来,我们看到传统媒体不断地diss新媒体:当新媒体不能生产信息,传统媒体diss新媒体是信息的搬运工。
当新媒体也生产信息而且比传统媒体信息快,传统媒体就diss新媒体有大量虚假信息。
当新媒体海量的信息让传统媒体相形见绌,传统媒体就diss新媒体信息碎片化,没有深度。
当新媒体也做深度新闻,传统媒体就diss新媒体没有评论,结果新媒体把一干评论员与意见领袖拉来开专栏……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在信息这一个战场里,传统媒体几乎溃不成军。报纸首当其冲,因为报纸的主要阵地与核心竞争领域就是信息传播。如果没有核心的垄断信息与发行作为保障,报纸的命运就是一个个地停刊。
电视也有信息传播,电视在信息传播上受到的竞争冲击也不可谓不大,但好在电视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制造偶像。

02
偶像

电视除了新闻外,另外两个大头是电视剧与综艺节目。狡兔三窟,电视比报纸多两窟。
电视剧与综艺节目的最高境界,就是制造偶像。
但制造偶像是要花成本的。不仅有制作费成本,还有人才成本、时间成本与平台成本。就算有钱,也不能任性。你们发现,新媒体对这一块的觊觎是非常清醒与理智的,他们打响侵入电视台的第一枪,就是谈话类节目(脱口秀节目)。
谈话类节目是成本最低的节目类型,短平快。只要搞定好主持人就行,其它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于是金星、马东,就在互联网大行其道。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十多年前我就预言:什么时候网络新媒体也能够制作《快男超女》《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电视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不幸的是,面对新媒体的冲击,绝大部分电视台领导,都鼠目寸光地大幅度消减综艺节目预算,以保信息类的新闻作为核心竞争力,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就剩下谈话类低成本节目。就连中国台湾电视台也不能幸免,不管哪个电视台,也不管谁当老板,他们不约而同地采取的策略就是砍掉可以制造偶像的高成本节目,保留最多最久的节目就是低成本的谈话类节目,比如《康熙来了》。可惜,就是《康熙来了》,也最终曲终人散。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令人讽刺的是:在电视台止步的地方,就是新媒体大踏步进军的方向!
以腾讯、爱奇艺为代表的新媒体在网剧与网综上昂首阔步地前进。它们不断增加投入,一个个大手笔的动作,目标就是制造媒体需要的“偶像”。
传统社会需要英雄,复制时代的现代文化需要偶像。
没有偶像明星,连现代体育都发展不了。你很难想象,没有明星的足球世界杯,没有明星的NBA会怎么样。哪个体育项目明星出场费、转会费最高,哪个项目就得到最充分的发展(如果不是畸形地发展)。
不要说这是资本的扩张,不要骂这是资本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知道资本的逻辑是追逐着人欲的,是人的欲望与需要,被资本插上了翅膀。

我曾经参加过第二届QQ音乐盛典,到现场才能感受到什么叫着奢侈。几乎所有你可以想的到的明星,都到了现场。这个可以让地方卫视做十场以上春晚的明星阵容,让我这个前卫视总监流口水。
但腾讯这个暴发户,却不懂得如何消费,就像一个年轻人任意挥霍他大把的青春一样。编排没有层次,毫无章法,仿佛一个初出茅庐的厨师,只管把大好的食材一锅煮。
但这又怎样?只要明星一出场,就有粉丝的尖叫与人头的攒动。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这让我想起十年前的另一个暴发户——中国移动。中国移动曾经凭据着彩铃这个终端,把几乎所有的音乐明星揽入彀中,那个时候的“音乐盛典”不叫QQ,而叫“动感地带”。
2015年,我在QQ音乐盛典的深圳现场,一边流口水地看演出,一边向腾讯的一位高管吐槽颁奖礼的bug。我记得我说过一句最尖锐的话:尽管这么多明星聚集在QQ的权力场,但QQ不要太得意,QQ要清楚,今天到场的明星,有几个是made in QQ?

人们闭着眼睛想一想,你熟悉的明星,有多少不是电视台制造出来的?
什么时候当新媒体不再是消费传统媒体制造的偶像,而是自己生产偶像,新媒体的时代才真正到来!
当腾讯的“创造101”横空出世走来,不仅创造自己的偶像而且批量生产自己的粉丝,这才标志着新媒体真正走进了新时代!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03
空间

人类社会走过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空间创造媒介,第二个阶段是媒介创造空间。
在大众传媒出现前,斗兽场、运动场、广场、沙龙、茶馆……这一系列公共空间,不仅是建筑空间,而且是最重要的传播媒介。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当大众传媒出现后,媒介带来了新的公共空间。
报纸、图书、杂志,带来了报亭、书店、图书馆、阅报栏。
广播进入田头、晒场、食堂、车间、教室,改变了一个个公共空间,最后强力占领了驾驶室,成为最强势的汽车媒体。
电视侵入了每个家庭的客厅,在中国人传统供奉神龛的地方,如今放着电视机。电视成为当之无愧的家庭媒体。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爸爸去哪儿》《非诚勿扰》这两个具有浓郁家庭属性的节目,为什么可以创造收视奇迹。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而电影带来了电影院。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报纸电视都怕新媒体,但电影不怕。
为什么?
原因在于新媒体无论是在信息传播还是在偶像制造方面,不是所向披靡,就是方兴未艾,唯有在空间创设方面几乎乏善可陈。电影创造的电影院空间,新媒体要么进不去,要么进去了却无力可施,更不要说生产出替代电影院的公共空间。面对以公共空间为壁垒的电影,新媒体只能望洋兴叹。

尽管一个芯片就可以储存传统一个图书馆的藏书,但人们对公共空间的需要,令书店与图书馆仍然可以庇护着图书。但报亭与阅报栏可以庇护报纸吗?
家庭的客厅给了电视最好的庇护所,至今还没有一种新媒体成为了电视家庭媒体的替代物,电视在家庭媒体上,还没有遭遇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最后回到春晚。

除夕是一个最特别的节日。在这一天,所有的社会属性都让位于家庭属性。
在除夕这一天,北方人包饺子,南方人吃火锅,我老家湖南吃砧板肉,闽南人则是围炉。
我发现东南西北各种年夜饭,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所有人“围着吃”。而且吃的过程有着共同参与的动作:一起包(饺子),一起涮(火锅),一起切(砧板肉)。大家围绕同一个标的物(食物),共同完成对家庭共同体的节日确认。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同理,为什么春晚最后成为了中国人春节的新习俗?因为春晚创造了全家人一起围观同一个节目的行为仪式,从而共同确认了家庭共同体的身份属性。
真正的春节节目都是家庭围着看的,各自看各自的节目都不是春节节目。

无论多牛的新媒体,迄今都没有创造一个让中国人全家人共同围观的节目形式。新媒体生产春晚替代物的路还很长。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新媒体还没有资格diss春晚。所有的新媒体从业人员,值得对媒体同行创造的春晚模式,保持清醒的敬畏。
更重要的是,创设新的公共空间,是未来新媒体努力的方向与希望的田野。
当未来的新媒体,能够像图书带来图书馆、电影兴起电影院、电视改造家庭客厅一样,创设出新的公共空间,新媒体才能够真正从新时代走进新世纪!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更多精彩内容
请阅读我的新书《弱传播》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新媒体还没有任何资格DISS春晚
你从未读过这样一本书
所有的阅读,都是等待后的相遇。等待,可能是三十年,也可能是三千年。
如果你看到封面后,还能够读到这些文字,恭喜我,我是幸运的。为了回报这份幸运,我将竭尽全力,不让你随随便便翻几页就把书放下。
这是一本关于传播的书,一本写传播的书如果不能吸引读者,使其不忍释卷,这不仅是一名传播学者的失败,也会让传播学蒙羞。

分享人:凤城狂客。此原创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供大家分享学习:https://www.baoliyingxiao.com/xinmeiti/15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