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媒体营销

新媒体编辑走向何方

新媒体是相对于传统媒体而言的新载体,载体有很多种,但是打开新媒体从业的大门的是无疑微信公众号。

2012年08月23日,微信公众号上线,上线之初可能谁也没想到,这个平台将会改变那么多人的未来。

加快了传统媒体的瓦解,改变了整体商业结构,相较于之后出现的“抖音”“快手”,更是率先掀起了民创造的狂潮。

上线前,曾命名为“官号平台”、“媒体平台”、微信公众号,最终定位为“公众平台”。


小编的诞生

相比于更早的知乎,豆瓣等,微信公众号实现了全方位的传播形式,推送式的传统媒体的单项传播,基于留言的互动传播,依托朋友圈的人际传播,在微信群类的组织传播,群发式的大众传播, 微信公众号注定会将媒体的格局改变。

在上线一年后,2013年年底,微信公众号的数量便达到200万个,而且以每天8000个的速度在增加。

2014年年底,微信公众号的数量超过800万。

新媒体编辑走向何方
图片来源:观研天下数据中心整理(TLN)


截止2017年底,公众号的数量就已经超过2000万。平均下来,中国平均每65人便拥有一个微信公众号。

在微信公众号读者远远大于创作者的初期,简单的内容加一些互动就能实现粉丝的增长,这样一块空旷的蓝海,有商业,内容者,机构组织的进入,同时也造就了无数个网络搬运工的职位——新媒体小编。


商业号与官方号加入而产生的商业运营与官方运营者的编辑岗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种新媒体运营者都不能算是编辑岗位的新延伸,商业号与官方号都是希望借助与新媒体工具达到对其业务或是产品的推广或营销。教育培训,餐饮,快消产品,金融产品等各个机构都有了自己的发声筒,不像以前只能借其他媒介的话筒为自己造势。(相比于之前出现的微博,微信公众号不仅能实现长篇的内容输出,还能实现功能模块入口。)


就内容侧公众号的新媒体编辑,产生了很有趣的现象,以往的传统媒体讲的是“老编辑”,记者负责内容生产,编辑偏向管理,在内容上有着重要话语权,而走向新媒体时代的网络编辑,却是从复制粘贴的小编做起。




洗稿、做号、软件抓取

微信公众号是片神奇的土壤,短短几年,造就了许多个暴富的神话,看着他人赚的盆满钵满,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自媒体中。开始出现一批以“做号”为业务的公司,编辑从业者门槛较低,主要通过洗稿做号,达到数据之后快速变现。同时,数据优化一系列产业链也开始产生。

新媒体编辑走向何方

我曾有一位朋友,在毕业之后面试了一家自媒体公司。


“一进门键盘敲击的声音就没有断过,整个办公区域没有隔开,每个人都对着电脑不断地敲击,hr当时给我说每天要交15篇文章,一开始是看网上的文章之后凭着印象来写,到后期需要自己编,各大门户网找资源,也是每天必须20篇,阅读量高即可,她告诉我月薪高的能达到3万。”


而这些碎片截取式的信息,侧重浅阅读与共情感性。据艾媒报告在2017年1月发布的中国微信公众号战斗力TOP1000排行榜可知,段子笑话、心灵鸡汤、婚姻两性类的公众号战斗力较强,本地生活、时事、民生类的微信公众号排名在其后,文学、企业、学术类微信公众号的战斗力相对较弱。

“洗稿”不仅存在于一些专门以做号为业务的公司,一些早起成长起来的自媒体大号也有这类现象,今年年初,知名自媒体六神磊磊怒怼另外一位知名自媒体周冲多次洗稿,图片侵权,引发众议。

如果说人工“洗稿”已经是流水线工业化生产内容的操作,其实还有更加“高效”的,利用软件抓取内容,进行拼接,再批量分发到公众号上,这样的软件不在少数。新媒体编辑的岗位,不仅是写手能够取代,甚至已经可以用软件来代替了。自媒体圈曾经引起广泛关注的“38亿收购981个微信公号”,瀚叶股份拟38亿元全资收购的新媒体公司量子云,作价38亿,运营981个微信公众号,你一定想像不到这家公司只有50个编辑。




从渠道为王走向内容为王

任何新鲜事物一旦进入稳定期,随之而来的将是残酷的淘汰期。


大量的同质化内容,平台运营人员饱和,但是没有持续优质内容的产生。

读者明显不够用了。


这两年,微信公众号的整体打开率一直在下降,除了信息重叠,其他平台的瓜分走一部分流量。而从事了好几年的新媒体编辑也开始焦虑了,下一个热点在哪?下一个蓝海平台在哪?知乎里“新媒体运营编辑的出路在哪里?“这个问题下有451个回答,但往往你在网上提出一个问题,得到的却是一个营销新媒体从业课程的推荐。

为什么会焦虑?

就内容侧,做了多年新媒体编辑人员部分能够做到管理,另一部分和原来的工作并无太多区别,这是一个重复性强的工作。而且浅层输出培养的是网感,向受众推送他们喜欢感兴趣的东西,其实这点大数据更加擅长,如数据挖掘建模分析的今日头条,编辑的职能会越来越弱化。


新媒体带来了很多就业,在媒体侧,随着新媒体一起出现的小编们并不是新媒体发展最大的受益者,而从业多年的传统媒体工作人员,才是新媒体红利最大收获者。依托着多年的行业经验,长期的深输出,加上新媒体的力量对他们来说就是如虎添翼。

成为自媒体之前,他们在哪里?

新世相
张伟  曾任《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记者、《博客天下》杂志执行主编、前《GQ 智族》杂志副主编;

咪蒙
马凌  曾任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部首席编辑

六神磊磊读金庸
王晓磊  曾任新华社重庆分社工作 时政记者

黎贝卡的异想世界
方夷敏  曾任南都首席记者

一条
徐沪生 《外滩画报》总编辑

传统媒体人转型成功的很多,但传统媒体转型就没那么容易了。一方面是在互联网上,人格化特质更容易收获人气。另一方面,传统媒体涉及大而整体的转变,需要更久时间的尝试。许多传媒正在做端化,据钛媒体数据,融媒体转型标杆《澎湃新闻》客户端,月度独立设备也不过453万台,其他超过百万的寥寥,大部分在30万以内,但是传统媒体的内容在其他平台:微信公众号,头条,抖音等,官方号还是有着极大的关注量。

互联网垄断性是一张难逃的大网,同性质的入口,人们并不需要太多。但是进入之后,传统媒体依旧有着产生优质内容的优势。

常有人说,“传统媒体的春天已经过去了,并且永远不会再来了。”

其实,乐观一点,虽然传统媒体平台方在洗牌,网络编辑的职能在弱化,但是内容生产者的门槛降低,新媒体平台方走向稳定之后,正是需要优质内容的好时期。

分享人:奋斗De奶爸。此原创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供大家分享学习:https://www.baoliyingxiao.com/xinmeiti/15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