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媒体营销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写在前面】

 

如今,每天刷一刷网上的文章,已经变成了现代人的一种习惯。但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山东有一个新媒体村,那里有一条自媒体产业链,所有的作者就是那些待业在家的农村妇女。

是不是她们就是糟粕?应该被鄙视?是不是她们就像行业有些人说的那样不堪?

我倒觉得未必。

她们的文字,或许同样有价值,同样值得被你我看见。

 

 


 

你在中国互联网上随便加一个人,加到文化人或是小学毕业的,几率差别很小。

 

 

– 1-

今年9月初,石灿来找我,说要去山东一趟。“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说有个人在村里做自媒体,雇了一群农村妇女写文章。”

 

这当然值得去看看。石灿亲身探访,回来后,写了篇《实地探访山东新媒体村:农妇做自媒体收入破万》的稿子,这篇稿子引发的反应让人始料未及。

 

典型的反应是:“难怪现在的新闻语句不通,错别字一大堆,全靠标题唬人博眼球,原来都是一大群农村妇女在家闭门造车。 ”

 

还有人说:“农民都不愿意脚踏实地劳作了,都想走捷径,太可怕了,你们这样长期下去还会有人干农活?我们以后吃啥!”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铺天盖地的质疑,让山东新媒体村的领头人李传帅既困惑又紧张,他毕竟还年轻,是个90后。他的家庭条件不好,母亲在他8岁时就过世了,父亲也离家出走至今未归,他完全是靠着自己打拼一路走到现在。

 

李传帅有闯劲,倒卖过二手电脑,开过电脑维修店,卖过网络域名,至于组织一群农妇在家里做自媒体,能看到这条路的人,恐怕全中国也没几个,这说明了他的“精明”。

 

所以,虽然年龄不大,他也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能开宝马就是他为这桶金做的证明。

 

然而这篇文章给他带来的巨大非议,却让他猝不及防。他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批评他们,有些人甚至口出恶言,让他很扎心。

 

他在这篇文章后面的评论区激愤地反驳那些质疑的人:“看到他们对我们的评论确实很扎心,不知道为什么!”

 

他辩白道:“我在努力的改变农村,让农村人在有家的地方也能有工作,让留守妇女和儿童不在孤单。我感觉我没做错什么,我们农村人写作水平怎么就不行了。我们勤快的学习,我们努力的进步。我们真实的写出了农村的真善美。这样真的不行吗?”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他也打电话告诉石灿,讲述自己承受的压力。文章传播开来后,有更多的记者,更多好奇的人,甚至县市的领导也都来找他,让他应接不暇。以致于那段时间,他给农妇们放了假,自己也跑出去躲开了。

 

这篇文章所引发的反应,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因这篇文章给李传帅带来的困扰,也完全不是我们的初心。恰恰相反,我们之所以想去写,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内容领域新的变化和曙光,它就像初生儿,出生的时候虽然伴随着紧张、混乱和嘈杂,但确确实实是新的萌芽。

 

这种新的萌芽就是,由于技术的不断演进,内容生产和传播的能力,从只赋予专业人士,扩展到赋予精英人群,再扩展到赋予普通人群,而到了今天,终于扩展到赋予了“下沉人群”。

 

这种赋能的深度和广度,可能很容易被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所忽视。

 

– 2 –

 

很多人对山东新媒体村农妇生产的内容,那种鄙夷是发自内心的。

 

我们也无意于为她们生产的内容质量辩护,新生事物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往往都是粗粝的,不成熟的,既没有精巧的外表,也没有丰富的内涵,但它是新的,是有生命力的。

 

如果仅仅只看到内容的粗糙,看不到这一案例所代表的巨大变化,可能会是一种偏见。

 

鄙夷的人远远低估了这些看似粗糙的内容背后的价值。

 

可能很多人不会想到,中国互联网网民的主体,并不是高知群体,而是中等学历群体,据最权威的CNNIC的统计报告,截至 2018年6月,我国网民中,初中学历占比37.7%,是最多的,高中 /中专 /技校学历的网民占比为25.1%。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两者加起来,就是62.8%。

 

也就是说,你在中国互联网上随便加一个人,有6成的可能是中学学历。

 

而大专和本科及以上加起来才到20%。

 

这跟小学及以下学历的人群占比差不多,“小学及以下”人群占比为16.6%。

 

也就是说,你在中国互联网上随便加一个人,加到文化人或是小学毕业的,几率差别很小。

 

此前的互联网是极其不均衡的,20%的知识阶层在互联网上发出了可能高达80%的声音,而另外80%的人,可能只能发出20%的声量。

 

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一直到前两年为止,都在围绕知识阶层建构,80%的人成了沉默的大多数,成了互联网上的黑洞,很少有人会在意他们的声音,他们也很难获得其他人的瞩目,互联网此前发展的红利跟他们基本无关,他们成了被忽略的“大多数”。

 

但为他们赋能的工具终将出现。先是快手,悄无声息的潜滋暗长,却一直在知识阶层的视野之外,它第一次被知识阶层大规模认知,是在一篇贴上了“残酷底层物语”标签的文章中,人们似乎在打量“另外一个中国”。

 

但拼多多的出现,却使得这些被忽略的“大多数”的巨大价值得以展现,人们才发现,原来“五环外的人群”是如此庞大,购买力也如此强大。

 

这时候,才有人回过头来理解快手这款他们此前没法理解的产品,重新理解它的价值和意义,才发现并不存在另一个中国,原来只是不理解而已。人们开始把快手、拼多多、趣头条并称为“下沉市场三巨头”,而这三家互联网公司的崛起,是2018年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显著的现象之一。

 

很多人鄙夷山东新媒体村农妇写的文章,但是他们可能很难鄙夷那些在农村里拍土味视频的,有些还可能成为这些视频生产者的粉丝。

 

创作视频的能力,正是当下给“下沉群体”最大的赋能。拍视频能跨越写作的高门槛,让所有人拿起手机就能拍下一段东西,然后上传到广袤的互联网空间。这种生产门槛的急剧降低,最大程度地激发了“下沉人群”的创作欲,所以进入2018年,才会有那么多来自乡村的短视频达人能脱颖而出。

 

他们作为一个群体的崛起,也在2018年成了互联网领域最显著的现象之一。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正因为“下沉人群”在内容生产力上的束缚完全被解放,才会有今天的内容大爆发,才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人站在手机的镜头前直播,才会有数以千万计的短视频每天被上传,才会有数以亿计的人活跃在这些平台上。

 

目前这些内容大部分仍处于粗糙的阶段,原本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所生产出来的内容的价值,以及以内容为媒介所塑造出的内容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关系链,仍然没有得到充分挖掘。

 

所以我们仍然只是处于内容大爆发的前夜,质量还比较粗浅,形式也有些单一,但随着整个生态的不断演进,这种变化能愈见广阔和深刻。

 

– 3 –

 

张小龙在推出微信公众号的时候,把“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作为Slogan。一开始很多人不理解他的用意,但在微信公众号的走过4年、5年、6年的征途后,人们越来越能理解到张小龙的前瞻和远见。

 

只要在创作,那么,即使只有一个人看,也是在以内容为媒介,传递自己的“形象”。

 

所以,当内容创作的解放力被释放之后,当占据互联网用户主体的“沉默的大多数”开始创作之后,当他们能被看到并获得点赞、转发甚至打赏之后,所激发出来的内容的创新性和多元性是无与伦比的。

 

这也使得“下沉人群”第一次大规模卷入了内容生产,第一次获得了重视和关注,第一次收获到内容生产的红利,这在微博时代和微信公众号时代都是不曾见到过的。

 

一个短视频平台的高层曾对我说,现在,因为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强大,再偏远的乡村,再遥远的边陲,手机和网络信号也都能覆盖到,这就相当于修了一条信息高速公路。而短视频平台的赋能,就相当于给这里每个人一辆摩托车,让他们能跨越地理的局限,驶出乡村,驶出小镇,驶向更广阔的天地。

 

他也深信,这种变化,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为了全方位的展现2018年内容行业的变化,洞见内容大爆发前夜的萌芽和趋势,刺猬公社联合了视知TVFigure,在2019年1月12日和13日这两天,在北京建国门长富宫酒店举办“新内容探索者大会”。

 

50多位分享者中,既有互联网公司的高层,也有内容创造者,以及“下沉人群”的代表。

 

比如,我们既邀请了快手的副总裁做分享,也邀请了快手上的主播做分享;我们既邀请了喜马拉雅FM的副总裁做分享,也邀请了该平台上的声音主播做分享。

 

趣头条的总编辑,将讲述趣头条在满足下沉人群需求上的创新性。来自淘宝内容体系的负责人,将讲述电商平台上的内容生态,以及自媒体人的探索与变现。

 

此外,新浪新闻腾讯新闻等互联网平台方的高层,第一部非虚构电影《生活万岁》的导演马蜂窝的内容总监,开心麻花的营销总经理也将回望他们一整年探索过的轨迹。

 

1月13日上午,更有近8位内容和文娱领域非常活跃的投资人,分享他们对2018年内容领域的创投心得,并展望2019年的前景。

 

未来已来,它需要被更多人看见。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内容大爆发时代:农村妇女靠做新媒体年入10万,到底是幸是殇?

分享人:卤豆干吃吗。此原创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供大家分享学习:https://www.baoliyingxiao.com/xinmeiti/10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