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群营销

社群不是来自商业的设计

本文根据未来社群研究院学习群内访问对话整理。

受访人:张谦  &  主持:于佳禾

于佳禾:
大家好,我是今晚10问的主持人佳禾,来自成都WorkFace,同时是WorkFace未来社群研究院的伙伴。
今天我们的伙伴张谦 / WorkFace广州召集人在WorkFace亲身经历了社群的成长。关于社群这个话题,发起了马拉松式的行动学习,这些学习包括拜访社群、社群10问、社群主题例会、社会闭门研讨等。
很好奇张谦的大脑,今晚我们来挖一挖。

张谦:
大家晚上好,感谢佳禾。希望今晚不让大家惊诧,哈哈哈 …

Q1

于佳禾:
谦谦晚上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除了社群以外还有哪些标签。越丰富越好,让大家喜欢上你的介绍。

张谦:
一般我会说说自己的名字。张谦,张扬有时、谦卑有时。平时也不喜欢用标签贴给自己。不如,讲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吧。

于佳禾:
好哇

张谦:
刚才闪现了两个画面,一个发生在进入学堂的第一天,一个发生在高三那年。想听哪一个?

于佳禾:
伙伴们有没有选择?

金宝儿:
幼儿园吗?

张谦:
那就幼儿园那个吧。
那天是进学堂门的第一天,也是人生头一次在公共场合见到那么多人。
那天是我妈送我去上学的。到教室坐好后,我妈在门口跟我打招呼说她走了,让我留下好好学习。
我心里一急,就站起来要跟着走。老师见状不妙,就过来拦着我,不让我走。
幼小的身躯已经与老师肢体接触了,我急了,于是抓着脖子上的水壶泼了老师一身的水。
后来的上学,都要送,不送进教室门,我都会跟在我妈身后回家。
故事就讲到这里哈。

于佳禾:
原来有趣是从小开始,上学时候的谦谦是个活跃的的人吗?

张谦:
按阶段的,有时活跃,有时不活跃。

熙贵妃:
老师打你了没?

张谦:
没有,那么小的娃,老师不舍得打的。

Q2

于佳禾:
谦谦从何时从事社群?有什么样的契机吗,和自己从小就这么有故事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张谦:
应该没有必然联系,或者有着某种不明的我不知道的联系。 哈哈。

于佳禾:
那谦谦给大家讲一下从事社群的时间和契机吧

张谦:
何时从事社群,这个问题让我有点纠结。广义上讲,社群一直都在我们身边。我们没有过多的关注它的而已。
关注社群这个概念,这件事,大概是从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开始。另外还有一个,深度闯入社群的契机,那便是WorkFace。

张谦:
这个问题就到这里收一下。需要展开可以很多,看看接下来的问题往哪方面展开。

Q3

于佳禾:
移动互联网崛起与谦谦关注社群有什么具体关系,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吗?

张谦:
大概是2015年的前后,是微信红包刚火起来的时候。当时我在一家企业里负责一个初创品牌的营销工作。
我看到我们广告圈里有个微信群玩微信红包抽奖,挺有意思的。于是,我就联想到我们的营销是不是也可以玩玩。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利用微信群做营销的小事情。这种玩法在当时还蛮新,所以对于销售转化的效果还是蛮好的。
然后,我还在群看到了之前通过其他渠道看不到的客户真实需求。
社群不是来自商业的设计
当时的广告页面

当时所经历的具体的事情大致上就是这样。
在那个时候我关注到了微信生态的营销。一本叫做《社群营销》的书,是最早接触到社群这个词汇的读物。可能挺多伙伴都熟悉这本书,做PPT的秋叶写的。

好,以上是第一次关注到社群的契机,先聊这些。
当时关于社群,并未想太多,本质上关注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的营销。

于佳禾:
嗯嗯,明白了,后面谦谦走进社群,持续探索,让我们感受最深的是谦谦在社群里发起了马拉松式的行动学习,这些学习包括拜访社群、社群10问、社群主题例会、社会闭门研讨等。
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谦谦发起一系列的社群思想上的交流活动呢?

张谦:
嗯,这个就接着上面的展开来讲哈。
第二个契机是遇到了WorkFace,我当时在一个垂直的孵化器企业工作,需要运营我们庞大的工程师群体。

我信誓旦旦以为的社群,到了WorkFace全都被颠覆了。
不过,初入WorkFace时,不太关心什么是WorkFace,什么是社群。后来,各种与外部组织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现,这个世界对社群的理解千姿百态。我们这个圈子与外部圈子居然有着那么多的差异。
有段时间清高的认为,只有我们这样的才叫社群。但是,这种清高在各种地方撞击得多了,就会开始重新审视我们自己、重新审视世界。
然后,我发现各种地方的道理各种不一样,还都挺有理。于是,我就想发起这样的开放式的学习。用不定义、不评价的态度去聆听未来。

另外,冥冥中也有种感觉,人与人的协作方式会有一个潮流式的变化。这种新的协作方式,会催生新的组织方式,这个新的组织可能是一种社群,也可能会有新的名字。

Q4

于佳禾:
嗯嗯,清楚了,可能是一个寻找社群意义的过程吧那我下面第四个问题:经过这样的马拉松式的学习,你见了这么多人对社群的理解,你对社群的理解经历了怎么样的变化?

张谦:
谈变化就比较少了话要讲了哈。总是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现在又是模糊的了,哈哈哈。
我找一段近期的文字出来哈,关于近期对于社群的理解。

社群不是来自商业的设计

张谦:
上面这些截图是我上个月做体验营的海报文字。

关于社群,简单用文字收一下。社群是一个古已有之的社会形态,它是指一定边界内的社会关系。从前的社群以地理位置聚集,现代社会由于技术的发展,社群的形态其实可以突破地理位置而存在。

张谦:
好,这一问,就到这里。请主持人带领对话的方向。@于佳禾

Q5

于佳禾:
第五个问题: 基于这样的理解肯定有更想做的事,现在张谦在筹划什么样的事情呢?

张谦:

社群不是来自商业的设计

这个截图是我我们公众号社群专题的结尾词,它抽象的表达我在做的事,就是观察社群现象,研究社群的价值。把它应用经济社会里去。

具体的讲,目前也有非常具体的事情。

1
尝试用积分的方式记录社群的价值。假设一个社群是有价值的,那么必然是社群里的伙伴为此做出了贡献。我们用积分的方式记录下每一个伙伴的贡献,这些积分实际上就是锚定在社群的价值上。当这个社群的价值被组织之外需要时,这些积分就有了等价换算。那么每一个伙伴做出的贡献也就找到了参考系来做出现实世界里的计算。

2
我的社群专题组会继续推出学习型产品,分别是研讨会和《社群100问》。研讨会容易理解,就是一群人在某个线索下一起学习。《社群100问》是个线上的产品,就类似考驾照时候刷题的那种题库。

3
将社群思维应用到一个具体的产品里去。近期要做出一个服务单身青年的社交产品。这个是近期的重点。

Q6

于佳禾:
下面问第六个问题随着国家大湾区的建设,张谦觉得大湾区的社群有哪些机遇和挑战呢?

张谦:
呀,这个话题的高度,超出我的视野范围。我稍稍理一理哈,我尽量讲一点我在大湾区的看到的。

刚才讲到社群的时候,讲到了社会发展到现在,社群的聚合形态其实可以更加丰富,可以超越地理位置的局限。

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发展需要更多的跨地区互动和交流,这些交流其实就是社群的机会。
以前,跨地区的生意多数会依赖各种商会。当然,商会也是一种社群哈。现在,大湾区的协同发展将会催生更多不同气质的不同形态的社群诞生。不同地区的经济、文化等都有不小的差异,特别是咱们这边跟港澳。跨地区的社群,刚好可以容纳这些差异,促进交流和学习。
比如,澳门就需要咱们这边的文创产业进入。这种进入不能单纯的依靠政府部门牵线,还需要社群场域里的交流。

Q7

于佳禾:
下面第七个问题,你认为未来你的生活的是什么样的,有没有某个具象的画面和大家分享一下?

张谦:
哇塞,这个问题好性感呃。谁想出来的。

其实,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很久以前,在QQ空间里发过一条言,大致上是这样“想做一头猪,在太阳下拱土,拱累了就睡。”

社群不是来自商业的设计
张谦:
这一问结束。感谢主持人这么性感的问题。

于佳禾:
第一次收到这么有画面感并且有趣的答案。谢谢你的回答

Q8

于佳禾:
如果在社群里所有人/组织想要的都是同一个东西,你觉得那样的东西是什么?

张谦:
自我。

于佳禾:
寻找“我是谁”吗?

张谦:
没有那么深哈。
那是一种存在感。他被看见,他就会存在。否则,他就会与这个群体没有关系。

于佳禾:
哈哈明白谦谦的意思。  相信谦谦也在社群里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和自我,那在这样的寻找的过程中,感触最深人或者事是什么,能不能给大家分享一下, 给你什么样的感触?

张谦:
呃,又到讲故事环节。公开场合讲真实故事,要拿捏尺度,不能把别人讲得太怂,也不能只讲自己的得意。哈哈哈…
容我稍稍搜索一下记忆库。

张谦:
讲一个画面。 在某次例会结束后,大部分人都各种勾搭热火朝天的聊起来了,但是有一个召集人兄弟在默默的收拾场地。这个画面我印象很深,他不争也不求,就在那里默默的为大家服务。他说他工作一天后有些累,就不过多参互话题了,在WorkFace的场域休息休息,给大家帮帮忙就很好了。

于佳禾:
这样的画面有极强的力量。利他是一种高智慧的商业思维。

张谦:
嗯,他在商业领域里是有很强的能力的,在公司是高管。
这在别的地方,这个伙计就会当做是打杂的被随意使唤了。但是,在我们这里,他是我们召集人,是重要的伙伴。

Q9

于佳禾:
谦谦的眼里,你觉得社群是什么,有没有一些你所认同的几个词语?

张谦:
两个关键词:关系、群体认同。

关系,这个就是各种观点和资料中的重叠部分。对社群的理解,都离不开对于关系的讨论。

群体认同,是人的归属感诉求。人们从有社会认知开始,就会建立自己的社会认同,比如自己是那里的人、那个单位的人、那个家族的人等等。这种认同是人的本能诉求,社群也是回应人们的归属诉求。就是,“我跟谁是一类的,我的心在哪里可以安定。”

所以,社群是怎么产生的呢?不是商业社会设计的,他是回应人们内心的归属诉求而生的。

Q10

于佳禾:
当我们发现社群是这样的一种模式的时候,那你觉得她的思维逻辑是什么,社群思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呢?

张谦:
关键内核来了。这个问题我要谨慎点。
其实,这是我今天,甚至这几天一直在思索的问题。暂时没有答案。

于佳禾:
嗯嗯,一直都在探索,我们也是在探索。

张谦:
我先不回答这个问题哈,我对这个问题还蛮看重的。保留一个未知。

于佳禾:
好啊,有什么东西可以分享给大家的作为结尾吗?

张谦:
“社群里,大家需要自我、需要存在。那么,作为社群官,需要无我,需要放下。”
用这句话,跟大家结尾。感谢大家的陪伴,大家晚安。

于佳禾:
作为社群官,需要无我,需要放下!

于佳禾:
好,今晚的10问就到这里啦。感谢大家。大家晚安。

-END-

#社群经济#专题组
社群回应着这个时代归属感的诉求,被打破的正在被重构。在这股潮流中,我们开启社群与社群的对话,不着急定义、不评判好坏,用开放的态度聆听未来。

WorkFace深圳 x WorkFace广州
微信联系我:张谦 286804524

+ 所有人服务所有人 +
+ 所有人向所有人学习 +
+ 所有人支持所有人 +

社群不是来自商业的设计

 

分享人:5角怪兽。此原创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供大家分享学习:https://www.baoliyingxiao.com/shequn/25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