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软文营销

月赚260 万、坐拥73 万粉丝!从创作者晋升为老板,胡辛束怎么红的?

月赚260 万、坐拥73 万粉丝!从创作者晋升为老板,胡辛束怎么红的?

靠内容生产一个月至少进帐260 万台币,微信公众号累积追踪人数73 万,成立了一家近20 人的内容行销公司,还在2017 年入围富比世亚洲30 岁以下杰出青年——她是胡辛束,今年26 岁。

完成许多超龄的成就达成后,胡辛束却突如其来地开了一间吃力不讨好的线下奶茶店,她的理由除了一圆少女时期的梦想之外,居然是为了做一次「有成本」的生意、体验「钱一块一块赚进来」的感觉,为什么?

月赚260 万、坐拥73 万粉丝!从创作者晋升为老板,胡辛束怎么红的?
胡辛束上周日(8/5)在「2018新媒体实战PLUS:中国营销大咖的商业进化论」的活动上发表演讲。
加个零十O

一开口说话,胡辛束的低沉嗓音会一下子戳破你对一个「贩卖少女心」维生的网红想像,接着干脆俐落甚至有点豪迈的发言,会让你更难把她跟少女心连结在一起,但她的「辛里有束」公众号,以围绕年轻女性生活的话题,确实成功收割了一群16-25 岁的女性粉丝,现在追踪人数已到了73 万,一个月平均可产10- 15 篇软文(我们俗称的业配),一篇价码约在60,000 元人民币(约台币26 万元),假设以10 篇来算,一个月也保底进帐260 万台币。

对于靠内容赚钱,她不避讳,甚至觉得这件事很酷。2016 年她在北京成立了同名公司,开始从一名单纯的创作者晋升为管理人。

问她为什么会想成立公司,「忙不过来了,」胡辛束回答得很爽快,「那时候的我过劳,肥到再继续下去就要得脂肪肝的地步。」不过成立新团队后,腾出点脑袋和精力的她,又把目光放到了线下,先后尝试了与品牌主合作的实体活动,像是「回忆释放博物馆」还有「救色主500 色口红展」等,都获得了不错的回响,几档活动下来,胡辛束的团队发现了其中的乐趣,也发觉其实粉丝更喜欢到线下来参与活动,因而促成了胡辛束的二次创业:线下手摇饮料店杯欢制茶。

人的倾诉欲让她随时掌握用户的需求

从过去单一的、点状式的活动,变成线型长期的实体店,胡辛束说开一家奶茶店一直是她的梦想,所以当手上有了钱,她就想趁着年轻,赌一次。

杯欢制茶今年在北京三里屯开业,虽没有延续辛里有束的IP,却承袭了少女心的内容感,在店内的装潢设计上下了功夫,像是饮品命名的巧思、门把上的「推拉都行」标语,还有墙上化用林宥嘉歌词的「说谎的人要喝一千杯奶茶」文案⋯⋯胡辛束说用户来店里,不只是为了一杯奶茶,更好奇你安插的那些巧思,「所以不管在内容还是线下店,我们都喜欢加入一些会让用户突然一笑的细节,这是我们(从线上)延续下来的。」

月赚260 万、坐拥73 万粉丝!从创作者晋升为老板,胡辛束怎么红的?
胡辛束认为细节是促使用户再次造访的一个关键,图为店门把手上的标语「推拉都行」,虽然简单,却会让人忍不住一笑。
胡辛束

而当问到她如何持续产出让人有共鸣的内容时,她说:「其实有非常多人自愿去讲自己的故事,就跟我们现在的故事贩卖机一样,」她指的是杯欢制茶里的一台机器,只要按一个按钮,就会获得一张印有陌生人故事的纸条,这些故事来自公开征集的内容,用户只要一扫QRCode,就能匿名留下自己的秘密,「人的倾诉欲远比我想像中要强很多。」胡辛束如此总结,她还有一个「微信小号」,是一个相对私人、专门用来和粉丝一对一沟通的帐号,里头都是些铁粉,每天总会陆陆续续有很多消息传来,「对他们而言我是垃圾桶,但对我而言他们是我灵感上的启迪和来源。

月赚260 万、坐拥73 万粉丝!从创作者晋升为老板,胡辛束怎么红的?
人的倾诉欲很强,用户把胡辛束当垃圾桶倒垃圾,而胡辛束则从中获得灵感。图为杯欢制茶店内的故事贩卖机。
杯欢制茶

产品是内容的另一个载体

而这些灵感,也体现在她们新开业的淘宝店辛里有束小卖部。讲究原创、延续着辛里有束的内容风格,她们率先上架的产品是印有一些像Hashtag 文字般的T-shirt,其中一套是「千杯不醉」和「酒精过敏」,她说这组设计的灵感来自身边的朋友,「今年我反覆听到『酒』这个词儿,好像成为了年轻人情绪宣泄的统一出口。」每一件都搭配着一首小诗,很多人被诗句打中就下单了,几百件一下子就被抢购一空。

对她来说,不管是奶茶店还是小卖部,这些产品都是内容的另一种载体,因为有产品才能跟用户有更多不一样的接触,甚至可以扩及到更多根本不认识胡辛束的人。

月赚260 万、坐拥73 万粉丝!从创作者晋升为老板,胡辛束怎么红的?
很多人读到了最后两句,忍不住就下单了,其实他们买的不只是衣服。(点图可放大)
辛里有束

不过,杯欢制茶还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回本,淘宝店讲究原创、不拘品类的背后,代表每一次产品设计、生产都要投入大量成本重新摸索,这些像单点打游击似的业务扩展,到底有什么意义?「做广告的天花板一直都在,」胡心束说尽管离触顶还有一段距离,「但你是能估算出每个月最大入帐额度有多少的。」所以不管是杯欢制茶,还是辛里有束小卖部,都是为了尽量提高天花板,摸索、创造更多可能性的途径。

当赚钱容易了,然后呢?

但另一方面,这对胡辛束来说也是适应事业快速扩张的一个缓冲剂,「避免价值观因为赚钱赚得太快而扭曲、失衡」看起来是个奢侈的烦恼,但对她而言却很迫切, 「因为我们的东西是给用户看的,如果你无法了解用户的喜好和他们的感受,就会丧失最开​​始的感觉。」

在她看来,自媒体相对其他行业,赚钱很容易,除了时间成本外,几乎没有其他的消耗,但实体店不一样,「我从来没有做过有成本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看到钱是一块一块赚进来的时候,它是另外一种感觉。」大概是为了产出贴近用户的内容,要多食点人间烟火的意思。

虽然现在的业务版图各自独立,还看不出什么完整的轮廓,但这些东西兜在一起,能不能从一个个点,连成线、成面,在胡辛束手上做成一个内容创业的新模型,去突破产业既有的边界和天花板?这件事还有待时间来验证。

最后,以胡辛束一年一个新角色的节奏来看,我们好奇问了下一个想尝试的模式会是什么?「我还不清楚,」又是那个干脆的胡辛束,「未来的模式,我未来才知道。」

分享人:Hatter。此原创文章、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供大家分享学习:https://www.baoliyingxiao.com/ruanwen/5103.html